当前位置: 健康频道/ 大健康/ 生物医药
云南农业大学校长盛军:
生物制造4.0助健康产业“换道”超车
2017-10-27 14:58:44   来源:昆明日报
分享至:


云南农业大学在展会上向公众展示生物新产品。 云南农业大学供图

  借助丰富的生物资源,昆明在打造“中国健康之城”这个城市品牌,生物医药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遇。在此过程中,一个新名词也逐渐浮出水面——生物4.0。

  所谓生物4.0,是充分利用优势资源,对生物资源进行深度开发和产业链拓展。生物制造4.0,能带动种植、发酵、钢铁、智能、销售、健康养生、服务等一系列产业的发展。

  深度开发生物资源已见成效

  昆明有药用动物372种,占全国的21.1%,并拥有全国最大的灵长类实验动物研究基地。目前,昆明依托西南野生生物资源已初步建成具有8000多种天然化合物的天然资源库,其中三七、灯盏花、木香、天麻、重楼、茯苓等道地药材驰名全国。云南不仅有丰富的生物资源,也不断对这些优势资源进行深层次的开发,对优势产品进行二次创新。

  三七是云南道地药材中名气大,经济效益好的品种。昆明圣火药业1999年上市的三七制剂理洫王牌血塞通软胶囊(以下简称“理洫王”),是从三七根部提取三七总皂苷,去除了三七农药残留、重金属残留和霉菌等有害物质研制而成。具有活血祛瘀,通脉活络的功效,主要用于心脑血管疾病。随着对该产品研究的不断深入,经过医疗机构、科研机构研究、临床证实发现,“理洫王”既协同增强了阿司匹林的抗炎作用和抗脑卒中的疗效,又通过独有的靶蛋白减轻了阿司匹林的副作用,发挥增效减毒的作用,从而为心脑血管疾病防治提供了新的治疗方案“阿理疗法”。中西医结合联合用药,在心脑血管疾病等慢性病上具有独特的优势,起到协同增效、降低不良反应的作用。

  云南有全国唯一的灯盏花规范化种植中药材(GAP)基地,全国最大的规模化人工种植基地以及全国最大的灯盏花素原料药生产基地。昆明龙津药业的主要产品“注射用灯盏花素”就是利用灯盏花研制开发出的心脑血管疾病治疗药,其质量标准由龙津药业起草制定已被载入《中国药典》。龙津药业在灯盏花素原料及制剂方面掌握核心技术,在已获得的30多项发明专利中,其中灯盏花素的就有16项之多。龙津“注射用灯盏花素”已成为全国灯盏花系列药品中年销售额最大的品种之一。

  另一个例子是青蒿素的研发及产业开发,青蒿素在全球抗击疟疾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拯救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以青蒿素类药物为主的联合疗法成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疟疾标准疗法,为全球疟疾治疗做出了重大贡献。

  除此之外,云南采用多种形式鼓励科研机构、医药企业、推进云南生物资源系列产品的开发和创新。

  药用植物研究进入基因时代

  在云南农业大学校长盛军看来,高校的科研平台与昆明大健康产业发展战略相契合,他提出:以生物制造4.0的思路来发展云南和昆明的大健康产业,对生物资源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

  盛军认为,云南的优势很多,但相当部分仅仅停留在初级阶段。昆明要发展大健康产业,应该走“换道”超车的新路,例如重点发展以生物大数据和智能生物发酵工程等生物制造为主的新兴产业。

  2007年盛军作为中组部选派的第三批挂职锻炼干部,从吉林长春来到云南支持西部建设,从此他就扎根云南。看到云南生物产业蓬勃发展的势头,当时他就开创了一种整合创新的模式,即搭建开放式的科研开发平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科技人才“借脑”,实现科技资源的整合利用。同时,将科研成果通过企业提早跟进,第一时间转化为市场竞争力,实现创新与创业的无缝式对接整合。

  “依托云南农业大学成立的云南省高原特色农业产业研究院,里面就包含有大健康的板块。我们发展大健康产业,有平台,也有人才。”盛军说,通过对辣木、铁皮石斛、普洱茶等进行研究,学校取得了一定成果。其中,铁皮石斛的研究已经进入基因时代。

  他介绍,云南农业大学联合普洱市普洱茶研究院、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组成的铁皮石斛基因组,通过一年半的努力,完成了铁皮石斛全基因组测序工作,绘制了铁皮石斛的全基因精细图谱,这标志着铁皮石斛研究进入基因时代。同时,学校还从铁皮石斛中提取出针对刀伤、烧伤等药物,可以直接作用于伤口上。这样的配方不仅让伤口恢复快,还不留疤痕,糖尿病人的伤口也可以愈合,目前研究成果正在申报新药。 

  于1879年引入云南,在云南种植了138年的辣木,也是云南农业大学进行研究的项目之一。“世界上第一个天然叶酸,也是从辣木中提取的。”盛军介绍,继“天然维生素E”和“天然维生素C”之后,云南农业大学还开发了第三个天然维生素产品——辣木天然叶酸保健品。同时,学校也在研发几个大的辣木系列产品。如辣木天然活性炭、辣木有机钙、辣木酵素。

  与此同时,该校的普洱茶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还对茶多酚抗炎症的分子机制进行研究。并首次发现儿茶素(EGCG)具有抑制炎症因子分泌的作用,针对研究发现,目前正在开发治疗糖尿病伤口愈合的“创口贴”,研发治疗炎症的“精准食疗食品”。此外,研究院里针对糖尿病并发症靶向治疗、炎症靶向治疗、肿瘤化疗靶点康复、肠道代谢免疫疾病等代谢免疫及生物医药产品都有研究。

  “学校还将开始云药基因组计划、野生菌基因组计划,进一步挖掘药食同源的产品。并把这些资源变为数据,形成完整的大的产业链,充分运用云南的优势。”盛军说。

  “换道”超车带动多产业发展

  “云南生物多样性很丰富。但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资源多,坏处是比较泛,不容易做大。想要做大做强产业链,就必须聚焦在几个领域。如生物制造业,充分利用云南现有的资源,转变观念会带动很多产业发展起来。学校取得的研究成果,也是基于这些基础之上。”盛军说。

  其实,早在《“十二五”现代生物制造科技发展专项规划》中就指出,现代生物制造是推动全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内在需求,是提高全国生物产业效率、增强国际竞争力的迫切需要。

  “我们在发展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时,可以换一种思路,以云南的资源为基础发展生物制造领域。在这个领域里就包括生物化工、生物提取,生物农业和微生物发酵工程。”盛军解释,比如利用云南高原特色,融入生物制造4.0的概念,制作健康食品。

  在盛军看来,生物制造,会延伸出一个大的产业链。以往的生物制造2.0、生物制造3.0,可能是种植、加工和销售。而生物制造4.0带动的是种植、发酵、钢铁、智能、销售、健康养生、服务等一系列产业的发展。

  “这些产业链里,每增加一个,附加值会多出两到三倍。”盛军表示,云南很多地方都种植有土豆,如果仅仅只是卖土豆就很便宜,如果制作成土豆片售卖,价格就会贵一点。如果是加工成粉丝、粉条出售,价格又会更贵一些。如果是用生物制造4.0的理念,将土豆制作成出抗氧化的、发酵的马铃薯酸酸乳,这样不仅把土豆的价值提高了,也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不断延伸、扩大产业链。

  云南的生物资源很丰富,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如土豆、玉米、大豆、蘑菇、玛咖等,根据现代人的消费习惯,做成不同精准营养的酵素,适用于不同的人群。这是盛军对于生物制造未来发展的构想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能把一些卖不上价钱的农作物制作成大健康食品,还能推动其他产业的发展,不断延伸产业链。

  在盛军看来,除了生物制造4.0这个新行业,大健康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生物医药、大健康食品和生物日化的发展。而发展这些行业,也可以走“换道”超车的新路。比如发展大健康食品,不应该仅仅聚焦普通的主粮和蔬菜,应该包括有机食品、精准营养、保健食品,这些都是极有发展潜力的产业。

  “大健康食品的范围、增长速度、发展潜力,远远大于生物医药。中国最大的工业是食品工业,这一块是很值得我们挖掘的。”盛军表示,针对云南特色的生物资源和消费需求,充分运用云南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如云南高原的油脂、鲜花、香草等,从中提取精华,可以延伸出很多与大健康相关的产品。而服务制造、基因检测、养生管理等产业,也都是目前可以聚焦,尝试的新路子。

  (记者 张晓莉)

责任编辑: 赵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